AP

一点shroodimatic糖的整理

看完 @SYATPW 太太整理的autimatic/shroud糖就感觉他们真的太甜了😭😭😭
BROMANCE IS SOOOOOOO RIO!!!!
翻了翻B站和推做一下小整理
以及太太lof也有他俩的糖大家吃一下安利吧真的太甜了

b站视频
av12566900  Tim的20问完整版,其中就有每个这俩视频都会有的Tim那几句深情告白
(虽然每一句都很甜)但我印象最深的是
“在孤岛上你可以带一个人你会带谁”
Tim:其他人大概会带强壮的或者能照顾他们的人,但我会带上Mike因为我太爱他了,我想要去照顾他。

av15182400 superstitum大佬的视频“the love criminal ”前面太太也整理过啦,这个还带了jasonr看这个视频的表情,一脸我懂得的笑容xdddd

av16159796 superstitum大佬的视频外的另一个做的特别好的视频
mike自己起了shroodimatic这个cp名就在这个视频里(不是)见p6
顺便吐槽mike没有幽默感真是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play safe
还有tim对mike退役的评论
真的很感人了,他们真的太好了

p134是推上和视频评论里大家都评论
p2是Tim的推,他真的好暖啊(ㄒoㄒ)
p5是他俩甜甜的照片嘿嘿嘿

c9的大家真的和家人一样,太真情实感了

j9:I have made my mark on you baby
awwwwww太甜了这俩

【解余】【ABO】【A!解冰×A!余罪】薄荷 短篇 ooc

看了余罪第一季马上就被余罪这个超迷人的小痞子迷住了,真的没有人觉得这一对超适合校园恋爱(不)的吗?

解冰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开始留意余罪的信息素的。
照理说两个Alpha的信息素对碰堪称灾难,别说辨别了,共处一室都会闹个不自在,但他就是见鬼的不由自主的留意余罪的信息素。
淡淡的薄荷味,辛辣又清爽。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不讨厌这股味道。
解冰从来没撞上过余罪的发情期,毕竟警校学员百分之七十五都是Alpha,要是哪个Alpha发情了那可不得闹得个天翻地覆,抑制剂和掩盖剂总是少不了的,每日一针和刷牙洗脸一样稀疏平常。
所以余罪的信息素也总是淡淡的,似有若无,充分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但毕竟对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产生兴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尤其这人还是他的死对头,所以解冰只是在余罪和他共处一室时偷偷嗅一嗅,闻罢还不忘皱着眉头以示这只是对死对头的厌恶罢了。
然而就在他快把余罪信息素里的味道全部分析出来时,余罪不知怎么发现了自己情敌老是偷偷摸摸闻自己信息素的事实。

篮球比赛结束后,解冰一边在心里骂着余罪这使阴招的小流氓,一边心不在焉的冲着澡,洗到一半,听到有人进来,他回头一看,正是那善使阴招的小混混正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那混蛋看到解冰,正想说什么,就看到了解冰越皱越紧的眉,不由咧开个痞气十足的笑,打消了嘲讽自己情敌几句的念头,环视了一圈只剩他们两人的澡堂,直冲着解冰旁边的淋浴间走去。
顿时他的信息素向水波一样在狭小的浴室扩散,解冰嗅到熟悉的味道,条件反射地蹙眉,看到他的表情,那小混混似乎更加得意,笑弯了一双黑黝黝的眼睛。
随后就听到浴巾窸窸窣窣落地的声音,以及在嘈杂水声中余罪隐隐约约不成调的口哨声。
解冰想集中精神洗澡,却不能自已地在余罪的信息素中晃了神。
薄荷辛辣的气息沾了水汽后格外清新,隐藏在其后的是浅浅的大麦的气息,见鬼,解冰确定自己在舌根上尝到了一丝酸甜,像是柠檬混合着冰糖。
“怎么,解大少爷也和娘们儿似的,洗个澡要一个多小时,要不小的给您推个油?”
解冰抬头却看见余罪已经围好了围巾,视线不由自主地追逐着一滴从余罪的短发上滴落的水滴,流经青年棱角分明的清俊脸庞,顺着肌理分明的修长躯体来到精瘦的腰,最终没入白色的浴巾中。
在余罪能看出什么端倪之前,解冰冷着脸开了口“有那么多淋浴间,为什么单单选我旁边这间?”
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问,余罪斜挑嘴角,黑亮亮的眼睛里闪着狡黠邪恶的光芒“想知道啊?”上扬的尾音里是藏不住的得意。
解冰沉默地点点头。
“想知道就过来点,过来点我告诉你”
被余罪难得温柔的声音蛊惑,解冰走到了离余罪一步开外的地方,热腾腾的水汽混合着余罪清新好闻的信息素,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你不是一直……”余罪的声音低而轻,像猫爪子似的把他的心挠得又痒又酥,解冰不由愣愣地盯着余罪漆黑的眼睛,移不开视线。
“……一直讨厌我的信息素吗,今天老子呛死你个王八蛋”说完他在后颈处性腺狠狠摸了一把,迅速抹在了解冰鼻下。
解冰一下被辛辣的薄荷香呛醒,刚想抓住余罪的手腕,却发现这狡猾的小混蛋早已逃之夭夭。
而他也没有继续追下去。
因为他悲惨地发现,在余罪信息素持久攻击以及刚才的突然袭击后,他发现精神的不只是他的大脑——他的小兄弟也前所未有的精神。
一边闻着余罪残留的萦绕在鼻间的信息素抚慰着自己硬得发疼的小兄弟,解冰一边在心里咒骂这个小混蛋
“操你,余罪”